浙江体彩20选5下期杀号:水月?·?烈焰之吻(短篇小說)

-回復 -瀏覽
樓主 2017-10-24 15:19:20
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
体彩20选5最新开奖 www.enuuy.com

1


? ? ? ? 顧城注視著那個女人很久了。

? ? ? ? 那是個奇怪的女子,姿態慵懶,眼神散漫,穿著路易威登的長裙坐在藍魅酒吧的角落里,細長的手指在氤氳的煙圈下明明滅滅。她幾乎每晚都來,點的都一樣,是一杯“烈焰之吻”。不時會有男人到她身邊搭訕,她總是清淺的樣子,卻又在不動聲色的風情著,寂寞著。

? ? ? ? 午夜時分,這里是最好的宣泄場所,酒吧迷離的燈光灑在男男女女的身上,組成一幕幕光怪陸離的場景。

? ? ? ? 顧城是這家酒吧的調酒師,他在這里快三個年頭了。他有一雙十分漂亮靈巧的手,黑夜給予他無限的活力,他為形形色色的男女調制著各式各樣的雞尾酒。他不愛說話,十分沉默,空閑的時候,會點支煙,在燈光下看著各種各樣或悲或喜的臉孔。散場的時候,他也會摟著各色的女子離開。

? ? ? ? 有很長一段時間,他都是處在這種窺視狀態里。比如現在,他在注視這個女人。一個人!經常一個人來這種地方。喝這種濃烈而灼燒味道的酒,他覺得她有秘密,有故事,內心絕不像外表這么骨感,顧城突然覺得心里癢癢的。

? ? ? ? 直到這天深夜,這個女人貓一樣又出現在顧城的視野中,當他把“烈焰之吻”遞給她的時候,她深吸了一口煙,說:“我知道你一直在看我,從我來這里的那天起,你就在看我?!?/p>

? ? ? ?女人說,我叫小美。

? ? ? ?視線交織的一瞬,小美眨眨眼:“你養了兩只松獅,三盆文竹,午餐總在星巴克,下午四點北山公園跑步,我注意你很久了?!彼劬α輛ЬУ耐潘?,臉上笑意一漾一漾的,像有根羽毛輕輕撩過顧城心里,全身癢酥酥的,令人心跳加快,他忽然覺得不知所措。

? ? ? ? 深夜,送她回家的時候,到樓下,小美問了他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問題,“你相信愛會永恒嗎?”顧城愣了愣,就在他愣神時,小美笑了,“這世界沒有消亡,愛情就沒有永恒?!?/p>

? ? ? ? 顧城破天荒的深夜送一個女人回家沒有上樓。她身材曼妙,皮膚瓷白,烈焰紅唇,實在算得上美女。不知道為什么,他覺得第一次送她就對她攻城掠池的話,有些可恥。他要了小美的手機號碼,很裝B的離開了。


? ? ? ? 2


? ? ? ? 顧城有個秘密情人,叫周晴。

周晴已婚,比顧城大八歲,生過孩子,不是很美,但很豐滿,一年前他們開始交往,她出錢在華林小區租了一套公寓,做為他們幽會的地點。

? ? ? ? 每周不定期見一次,直接去住所,幽會,然后各自回家。顧城不能主動聯系她,只能她打,通話號碼也是街頭小販那買的,沒有登記任何身份信息,他們從來沒在公共場所出一起出入過。

? ? ? ? 她很清楚自己的需求,招之即來,揮之即去,他們就像彼此的幻影,隨時都可以全身而退,并且不會留下蹤跡,他們之間有一條彼此心照不宣的底線。

? ? ? ? 他們的關系除了他們自己,沒有任何人知道。

? ? ? ? ?再度見到小美的時候是兩周之后。顧城打她的電話無人接聽,顧城趕到她的住處敲了她的門,門沒鎖,一推就進去了,他喊了聲小美,無人回答,房里拉著厚重的窗簾,黑漆漆,冷冷的,顧城徑直走進臥室,黑暗里小美叨著一根煙,很涼的煙,這樣的煙讓人清醒,她說她是需要清醒。

? ? ? ? 她靠在床沿上,整個人看起來昏沉沉地,顧城試了下她的額頭,燙手的熱,他喂了小美退燒藥,扶她躺下,伸手揉了揉她的的頭發,小美就勢撲進他懷里,低聲抽泣著…。

? ? ? ? 他把她帶了回去。

? ? ? ? 下班后,只要不和周睛幽會,他都會和小美在一起。她給他洗衣做飯收拾暖床,完全完全地依附于他,他送她上下班,帶她去看電影爬山,打電動,去市場買菜,然后手牽手回去,晚上帶她去酒吧,教她調配各式各樣雞尾酒,她唯獨不學怎么調制“烈焰之吻”,說她就喜歡顧城調給她喝,“有愛情的味道”,小美糯糯的倚在顧城耳邊說這話時,顧城全身一下子熱騰起來,反手抱住了小美。

? ? ? ? 周晴打來電話的時候,顧城一雙藝術家般的手正在給小美調酒,他看了眼電話,杯里的酒輕輕一晃,燈光下閃過灼灼光芒,小美瞇了下眼。

? ? ? ? 他決定去和周晴攤牌,最后一次。

? ? ? ? 公寓里,顧城像一只昂揚的獸,攻占、攻占、攻占,直到周晴軟成一個濕潤的面團,氣喘吁吁,對他俯首稱臣。這就是她找他的原因。事后,她很沉默。顧城期待她能說點什么,可是,她什么都沒有說,只是抽煙,一支接著一支。然后將自己往他身上靠,像蛇一樣盤踞在他的后背上,但愈靠近,愈寒冷。


? ? ? ? 3


? ? ? ? 今晚是平安夜。

? ? ? ? 顧城特地早早從酒吧回來,為的就是給小美一個驚喜,他揣緊手心里的戒指,滿懷期待。

? ? ? ? 然而,顧城沒想到小美會不辭而別。

? ? ? ? 他找遍她能去的地方,七天七夜,終于接受了現實。酒吧里燈光下的“烈焰之吻”,光華流轉,似乎那里從來就沒出現過這一個女人,只是一場幻夢。

? ? ? ? 顧城隱匿在夜暗中更沉默。

? ? ? ? 半年后,周晴來到了藍魅酒吧。

  ? ?原來,從第一次小美出現在酒吧,顧城就沒認出小美來,也許他根本就不記得有這個人。

? ? ? ? 十九歲的小美在一次夜班回去時被幾個歹徒強奸了,之后,小美懷孕了。小美解決的途徑很殘忍,她讓自己從高高的臺階上滾了下來,孩子活不成了,她自己也去了半條命,入骨的疼痛,小美的心卻像春草蓬勃,一片繁榮,嘴角是微笑的。

? ? ? ? 顧城撿了昏迷的小美去醫院,流掉孩子的小美,在醫院里醒過來了。她瘦得完全脫了形,兩只眼睛大得嚇人。顧城給她買了鮮花交了醫藥費,對于小美來說,這一點點的憐憫,彌足珍貴,活過來了。

? ? ? ? 活過來的小美,成了鐘先生的情人。有些人,錢到一定程度,物質的擁有已經刺激不了滿足感,有一次鐘先生和幾個朋友說起一次幾個人在巷子里強奸過一個女孩,滿臉貪欲獸性的光。

? ? ? ? 小美感覺到自己的心瑟縮成一團,幾乎要閉過氣去,陽光刺得她全身發冷。

? ? ? ? 時光荏苒了許多年,小美心里那道不想讓人看見的疤,那個流掉的孩子,那些猙獰的笑聲,連回憶都不敢想,若非命運,若非情不得已,她決不想再重遇。

? ? ? ? 鐘先生是周晴的老公。

? ? ? ? 顧城和周晴在一起的事情,被鐘先生知道了。

? ? ? ? 他讓小美去接近顧城,讓她在烈焰之吻里下藥,他要顧城的一雙手。

? ? ? ? 當那個腆著肚子的疤臉男人出現在小美面前時,她眼里的震驚僅僅只閃過一秒。

? ? ? ? 被鐘先生拖回去的小美,躺在一間窄小的床上,頭發散亂,臉腫著,帶著血跡,她赤裸的身體飽滿而白皙,男人惡狠狠地推撞著。她的臉偏向一邊,眼睛盯著床邊吱吱作響轉動著的風扇出神。折騰累的男人沉沉睡去,小美拿著尖刀刺進鐘先先生心臟,鮮紅的液體順著刀柄一滴一滴滴落,迅速匯流成河,流向小美赤裸潔白的身體,四處竄開,像一朵朵妖艷的花。鐘先生哼都沒哼一聲,抽搐幾下,漸無聲息。

? ? ? ? 小美閉上眼睛的時候,嘴角是微笑的。她覺得自己很痛快,她看到顧城蹲下身向她伸手的身影,她多想告訴他,她多么希望最初認識的那個男人是他,沒有周晴,沒有鐘先生,沒有那個下班的深夜……愛情都似命運,都是棋子,深陷其中任其擺布,所有的一切都身不由己。沒有應不應該,只有得或得不到?!端氖戮防鍶縭切矗骸鞍?,猶如執炬,逆風而行,必有燒手之患?!?/p>

  她知道,光轉流年,緣起緣滅,這一次,是真正的結束了。

? ? ? ? “顧城!----”,似乎小美的聲音在耳邊叫了一聲,“小美?!”顧城猛然回頭,巡望一圈,酒吧里樂聲隆隆,紅男綠女,哪有小美。

? ? ? ? 他自嘲的一笑?!芭?---”手中剛調好的“烈焰之吻”摔在地上,玻璃飛濺,瓊漿四散.....







我要推薦
轉發到